毛逼

한국말 잘 못해요. ㅠㅠ
용심히공부하는중.

[雙昱/泰哲]殺人者4

*OOC注意



—————



1-4




毛泰九被盯上了。




不,或者該說被咬住了。




被黃金時間組的瘋狗緊緊咬住了。




為了作弄那條瘋狗,把自己暴露出來。






-






李哲奎持續著手上的收尾動作,並在結束時,佇立欣賞了一下他廢了不少心力的作品。




雖然有一些是那傢伙的功勞,但是也因為那傢伙的惡趣味,他的作品卡在一個關頭。




缺一顆頭、一張美麗的臉。




那傢伙拖來的屍體,頭臉一定都會被砸凹....。




最近都看不到毛泰九出現,一點影子也沒有,也很長一段時間沒在帶著被砸的面目全非的屍體,要他跟挑菜一樣的撿喜歡的部位。




可能跟新的玩獵物的很開心吧?


他總是有辦法把事情掩蓋下來的。




萬惡的掌權者,嘖。






-






“毛泰九玩脫了。”


獸醫心想。




這次代表沒辦法在隱藏了。


連平常幫他頂鍋、掩蓋事情的南尙泰、他哥都被他殺了。




獸醫整理著東西,把所有有關毛泰九的東西都處理掉。


他們兩個都是殺人者,尤其是那傢伙有時侯還會帶著屍體來他這裡...,只要有一點蛛絲馬跡,就能從毛泰九那裡查到他身上。






作品還沒有完成,他還不能被抓。






摸了摸側頸。


這是那毛泰九第一次闖進地下室時,兩人扭打時(後面基本上是毛泰九單方面壓制...),那傢伙不知道發什麼神經(或者是一直在發神經?)咬的。




咬的很用力、很深,讓李哲奎當下覺得,自己是不是要被毛泰九吞吃入腹。


當下是直接痛到回魂的,咬下去那一口感覺就像是獵豹在撕咬,幸好沒有真的撕開來,但也是血流如注,又深、又整齊的一圈牙印,不管看幾次都還是一肚子氣,要不是自己也算是一名醫生,不然估計早就折在那裡了。




可能是因為當時咬的深,到現在傷口好了,就是偶爾還是會抽痛。








-








“銀型洞事件真凶 成雲通運社長 毛泰九 被捕”


“連續女性碎屍殺人案 兇手 李哲奎落網”










獸醫失手了。








毛泰九被捕的前一天還出現在李哲奎獸醫院的地下室裡,帶著滿身傷痕。




“你怎麼還來?”獸醫問,看著那個蹲坐在他藝術品旁邊的狼狽人影。


他不是很懂,這傢伙不是被抓了嗎?怎麼逃脫的?來他這裡幹嘛?




正常不都應該要是要去渡口還是哪的趕緊逃出海外嗎?


雖然李哲奎覺得逃跑不是毛泰九的風格。






“...”毛泰九沒回答,眼神直勾勾的望著獸醫,嘴角勾起一個完美的弧度,然後起身,前進。




“喂、你要幹嘛!?”看著一步步靠近自己的人影,李哲奎疑惑的問。




但眼前的人依舊沒有回答,看著越來越靠近的人,李哲奎只得被動的雖那人前進的步伐一步一步的往後退。




“噹”手術台遭到碰觸所發出的聲音,獸醫已經退到沒地方退了,可那個滿身傷痕的人還在靠近。






手術台上肢解的人體多,上面透著股血的腥味。






“你到底要幹嘛?”李哲奎皺眉,屁股後腰卡著冰冷的手術台,身子微微往後倒,前面毛泰九已經是整個人貼上來了。隨著李哲奎往後倒,毛泰九跟著漸漸往前頃,直到獸醫的腰再倒不下去為止。


他們兩個幾乎是是鼻尖碰著鼻尖,感受著彼此的呼吸。




“匡、匡”毛泰九把手撐在李哲奎的身體兩側,仗著身高優勢,幾乎把李哲奎整個人籠罩在自己的陰影裡,感受著獸醫微微加快的喘息。




然後,低頭把嘴靠在李哲奎的耳朵旁低語。




“.....我想要你.....”




感受到噴灑在頸間的呼吸,李哲奎莫名的戰慄、起了一片的雞皮疙瘩,雖然很快的又消了。




李哲奎一瞬間以為自己又要被咬了。






“呵呵...”感受到李哲奎微小的反應,毛泰九低著頭輕笑。




因笑輕微抖動著身子,讓兩人下半身緊靠的異物感越發明顯。




“阿西!!”獸醫最先忍受不住,一把把壓在身上的人推開推開,耳朵上有細不可聞的紅暈。




很奇怪的,不是厭惡,而是有一些羞愧難當






-








第二天,獸醫就因為急躁把一個來偷東西的快遞員給割了,還因為這個快遞員已經被刑警盯上,有刑警追蹤快遞員到他的獸醫院來,還進了他的的地下室、他的底盤。




他真的會氣死,這都什麼跟什麼??




因為毛泰九那個瘋子被發現就算了??




因為一個偷東西的快遞員!!???




獸醫真的覺得很莫名其妙,但是就算要冒著被抓到的危險,他也要完成,就差最後一步了。




不知道是出於執著,還是什麼的。






昨天的後續,其實他不太想刻意去回憶起來,不是說難堪還是難受什麼的,就只是不想讓事情佔滿整個內心。




反正最後就是毛泰九在處理完滿身的傷口後,就走了,沒在留下什麼話。




而那也是他們最後一次見面。








-








毛泰九在精神病院被殺害了。




本來那個人可以順利上船逃跑的,卻對聞著線索追來的瘋狗起了玩心。


就像飛蛾撲火一般,不願逃跑,決心玩到底一樣的,被激將法騙到天台上,輸給了瘋狗,被抓住了,還在精神病院遭到殺害。






從裁決的法庭出來,聽著旁邊戒護的刑警交換著的消息,李哲奎想著。




他其實並不在乎、在意毛泰九這個人。




只是在這種獨身一人的時候、內心空落落的時候,他能想到的只有他。










幾天後。


女性碎屍連續殺人犯 李哲奎 於獄中服毒自殺。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


泰哲應該就這樣了


不過我之後應該是會補一台🚗當番外的...吧

[雙昱/泰哲]殺人者3

*OOC注意


—————


1-3


在那之後,李哲奎的生活還是一樣,該上班上班、該睡覺睡覺,只是生活圈周圍開始若有似無的出現著毛泰九。


像是電視機一打開就看到成雲通運又如何如何的新聞,那傢伙就出現在裡面,權高位重,難怪他的基本信息那麼容易就知道。


又或者是偶爾在他下班時,在商業大樓的樓下等著他出來,沒有交談、就是直勾勾的看著他....。


那視線簡直可以往他背上戳個洞,但我們獸醫,果斷選擇無視。


有幾次毛泰九是直接就進了他的獸醫院,不管有沒有客人在,就直接把他拖進辦公室裡,然後二話不說衣服就開始脫了...。


這讓李哲奎懷疑,獸醫院是你開的嗎?這到底是我的辦公室還是你的辦公室?



毛泰九脫下衣服坐在手術台上,衣服底下是勻稱、沒有過度鍛鍊且結實、緊緻的肌肉、胸肌、腹肌好身材一覽無遺,手感是那樣的令人愛不釋手、想多摸幾次。


不過這對於我們獸醫來說,就是氣的想拿起手術刀切掉重組的感覺....。


忍住拿起手術刀的慾望,李哲奎拿出酒精棉花等藥物出來,準備幫眼前的不速之客處理傷口。


下手不知輕重、有一下沒一下的,連平時的不滿、怒氣都發洩進去。



估摸又是玩心大起,被獵物反傷的吧。


活該。



-





一針一針專注的進行縫合,手上的動作是如此的小心翼翼,深怕一個手抖,作品就有了瑕疵,不再完美。


終於,收線、剪掉後面多餘的線,李哲奎抬頭看著眼前他廢了不少時間及心力的半成品。


“啪、啪、啪”突然很是突兀的拍手聲自身後傳來,李哲奎抄起手術台上的刀子緊張的轉身。


其實獸醫的個性並不暴躁,除了跟他美麗的藝術品相關連的事,他基本上都如他的顧客口中所說的,是一名富有耐心且溫柔的人。


只是自從遇到毛代表後,他的情緒控制都不太好了。


尤其是像現在這樣,不爽加上不爽等於超級不爽...。



“你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?”李哲奎努力控制著要失控的情緒,質問這眼前的不速之客。


“噠、噠....這,很漂亮。”雖說是讚美的詞語,但說的人是毛泰九,聽在李哲奎的耳裡就像是在嘲諷。


壓抑不住的憤怒,李哲奎往前走了兩步靠近,就是一刀要往毛泰九的脖子劃過。


“呵呵、怎麼?是想殺了我?”像是早有預料一樣,毛泰九側身避過這一刀,還不忘調侃一下。


兩人扭打在一起,從牆邊打到手術台上、再從手術台打到地上,東碰西撞的,最後是毛泰九佔上風,大長腿跨坐在獸醫身上,將人壓制在地,單手箝住身下人的下顎。



“啊、啊...”用力過猛,李哲奎吃痛的哀嚎幾聲,想掰開毛泰九掐著自己下顎的手。


但是毛泰九抓得緊,不僅讓他開口有困難,還阻礙到了他呼吸。


手不在繼續掙扎這想要掰開掐住下顎的手,改往地上摸索。


李哲奎想用手術刀把眼前的人給拆了,但是刀子在剛剛的打鬥中不知道掉到哪裡去了。


看著代表越來越靠近發狂的臉、鼻息噴灑在臉上。


李哲奎覺得喉嚨湧起一股灼燒感,臉部也因為吸不到氧而開始漲紅。


毛泰九瞪大轉動的雙眼,看著獸醫因為吸不到氧而越來越紅的臉跟死命掙扎的樣子,越發的興奮,並感到發自內心的搔癢、延伸至四肢百骸,手上的力道忍不住的加重。


怎麼辦,我好想殺了你。


在李哲奎因為缺氧漸漸沒力掙扎快昏厥時,毛泰九放開了手,底笑了幾聲,俯身,用力的咬在獸醫耳下的頸上,直至見血。


但,不是現在。


疼痛,直接把快昏厥的獸醫給痛醒,猛的用力,把毛泰九推開,然後捂這被咬的血流如注的頸項在地上喘氣。


被推開的毛泰九站起身,抬手擦了擦嘴邊獸醫溫熱的血液,滿臉的笑意,直直盯著捲曲在地上的人。


良久自言自語似的丟下一句話就走了。


“ 你是我的。 ”



-






之後的一段時間,獸醫很火、又很無奈。


脖子上那一口,就算用紗布貼著蓋住,也還是會被發現,因為位置太尷尬了....。


總會有客人或是幫忙的護士在問,可偏偏他又不好回答...,照實回答是不可能的,編一個?這有點困難,難不成堂堂獸醫師,被一條狗咬成這樣?


然後有一天,有一個大嬸用意味深長的眼神看著他講了一句話後,我們獸醫決定關門休息幾天等那一口咬痕好多了再營業....。





“獸醫先生,跟女朋友都玩這麼大的啊,呵呵。”



-





那之後毛泰九強勢的進入了李哲奎的世界中。


就在他獸醫院的工作告一段落、鎖門休息,要下地下室看看他美麗的藝術品,並研究思考下一段應該從哪裡取得時,莫名其妙的出現在他的地下室裡。


有時還會帶著一具被他惡趣味砸的面目全非的屍體過來。


“看看有哪一段是你喜歡的。”這是打照面後的第一句話。



請問這是在市場挑肉嗎???


這是我的地下室!我的手術台!!


你都砸的稀爛了我還怎麼挑???


美感!!拜託美感好嗎!!!!


我要漂亮的!!女的!!!妹子!!!!


你怎麼專給我髒兮兮的露宿者跟糙漢子???


這是獸醫的腹誹跟吐槽,從一開始的破口大罵到後面的無力的默許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這幾天看到好多太太的泰哲文


真的都寫得好棒~~


讓我有點衝動想再另外挖一個朴正宇跟徐賢的坑


但前提是我這坑得先填完...

[雙昱/泰哲]殺人者2

*OOC注意

-----

1-2


“...嘶...”醒來,李哲奎只覺得頭痛欲裂,想伸手摸摸看怎麼回事,卻沒辦法。


怎麼回事?


感覺手腳受到了限制,李哲奎忍受這頭痛,睜開眼睛查看著周圍。


這裡空曠、昏暗、冰冷地面上還有些黏膩,空氣中濃重的血腥味令李哲奎皺了皺眉頭。


怎麼想都覺得這個地方不太對,得想辦法離開。


但是這裡空的連一塊石頭都不給他,跟本沒辦法掙脫,只能等待有人進來給他帶點機會。


-


“吱-喳--”厚重鐵門打開的聲音,就在李哲奎等的口乾舌燥的時候傳來,伴隨著的是皮鞋發出聲響:“喀、喀、喀...”


一雙高級皮鞋出現在眼前,往上看是皮鞋主人的高級訂製西裝,修飾出此人模特兒般的完美身材,長腿、倒三角。


再往上,微長的頭髮往後梳成油頭,露出菱角分明的冷毅臉孔,微微翹著的嘴角,瞪大的雙眼就像對什麼事情都感到好奇的小朋友一樣,但被盯著看的人,卻是感覺到發自內心的涼意。


“...給我解開...”望著眼前不說話,只是看著他的人,李哲奎先打破沉默。


“....難道...你不好奇我是誰嗎?....李哲奎醫生...”蹲下身,一手箝住醫生的下巴,把他的臉抬高對準自己,口氣是滿滿的嘲諷。


“.....你是誰?”李哲奎皺眉。對著捏著自己下巴的人可能知道些什麼感到訝異,一瞬間想不來自己是否有得罪過什麼人、或是在哪見過這個人,只能問。


“...記好...我叫毛泰九...”像是滿意這樣的反應,毛泰九看著前方、低頭靠近李哲奎的耳朵,一個字、一個字,清楚的唸給獸醫聽。


“你要幹嘛、放開我....”對於如此靠近,李哲奎本能的感到噁心、煩躁,掙扎著想要脫離箝住他下顎的手。


“...沒幹嘛...想仔細看看你....”轉了轉瞪大的眼球,把獸醫從頭打量到尾。
圓瞪的清澈大眼,因為缺水乾裂的嘴唇,不符合年紀的娃娃臉,還有額角前晚他下手的傷口,血跡濺滿了半張臉。


“.....”李哲奎有點兒疑惑的看著鬆開手起身走到角落的毛泰九。

自己長什麼樣子自己最清楚,平凡、普通、沒有什麼吸引人的特點,仔細看是要看什麼???


“過來換衣服。”靠在牆邊,用下巴比了比旁邊鐵桌上摺疊整齊的一套衣服。


“要幹嘛?”撇了眼鐵桌上衣服,在看看手插口袋靠著牆看著他的毛泰九,李哲奎警惕的問。


“還是你想穿著髒兮兮的衣服回去?雖然我是沒意見啦,呵呵呵....”無所謂、玩笑般的回答。
毛泰九眼裡是滿滿的笑意,就像小孩子找到感興趣的玩具一樣。


李哲奎疑惑且驚訝的看著毛泰九。


“放我回去?你不怕我報警什麼的?”他看不透、也猜不透,這個人想要幹嘛。


按正常邏輯來說,不通常都是把撞見自己殺人的人給滅口嗎?怎麼會是我抓回來放走?


“為什麼要怕?我們做的是一樣的事...不是嗎?”看著地上混亂、掙扎的人,毛泰九不以為然的挑著眉回答。
暗示他看到了李哲奎本要丟棄的箱子,看到了裡面的“東西”,他們倆都是一類人。


“......”李哲奎不說話,像是明白了毛泰九的話中話。他並不想承認,承認他們做的是一樣的事。


他追求的是“美”,這世界上最極致的“美”,他所做的一切只是為了實現這一理想。

那些人都是獻身給了藝術,他們都還活著、活在那一副軀體裡。


而毛泰九,看過一次、就那一次,李哲奎認真覺得那真的沒有任何美感可言。

為什麼就不能完整的切割下來呢?一定要砸到血肉橫飛、濺的滿地滿身到處都是呢?
雖然那乾淨俐落的手法很是吸引人。


抬了抬手跟腳,示意毛泰九把他腳上跟手上的束縛給解掉。


“看你的手法...不是第一次吧?”權當李哲奎是默認了,毛泰九過去、蹲下身把束縛住手腳的繩子給解開。


李哲奎的那一箱屍塊他仔細的看過,俐落的切口、乾淨的沒有絲毫多餘血跡跟異味、還做了防腐處理,就像對待藝術品般的細心,如果不是摸上去的熟悉手感,那些屍塊只會讓人以為是擬真度極高的模型。
毛泰九認為李哲奎跟他一樣...,都是“特別”的。


“...有醫藥箱嗎?”轉一轉、活動一下被束縛的發僵的手腳,李哲奎一邊轉移話題。


不在意李哲奎明顯是要轉移話題的舉動,毛泰九把鐵桌底下的醫藥箱踢過去。


然後視線毫不轉移的看著獸醫從醫藥箱拿出需要的東西,熟練處理傷口,然後脫衣、更衣。


白皙的皮膚如嬰兒一般無暇,沒有刻意去練、卻毫無一絲多餘贅肉的身體,藏在內褲底下但還是看得到形狀的圓潤屁股,再往下看,是白皙且看著手感不錯的腿。

就像感受得到毛泰九這赤裸裸的視線一樣,李哲奎覺得怎麼動、怎麼做,都覺得渾身彆扭,但明明都是男人,難道還要人轉頭別看了?


換好了衣服,臨走前,毛泰九給李哲奎眼睛上綁了條布,然後仗身高較高,把李哲奎攬在懷裡,引著他出去、上車。


因為距離極度靠近,李哲奎聞得到毛泰九身上的味道,男士香水跟隱藏在香水味下,他也極為熟悉的、淡淡的鐵鏽味....。


-


“到了?”感受到車子靜止的時間過長,李哲奎扭頭問著,然後便看到眼前放大、過分好看卻讓人心裡發涼的臉。

眼睛上的布條被摘掉了。


毛泰九沒有回答,只是收回手上的布條笑著看向李哲奎。


看毛泰九沒有要回答的意思,李哲奎轉頭看了看車窗外,發現停車的地方是在自己獸醫院所在的商業大樓下,也不說什麼,車門開了就想下車。


“我們還會見面的。”在李哲奎用力的把車門摔回來以前,毛泰九說著,但果斷被獸醫給無視掉了。


看著獸醫走進大樓裡,毛泰九才開車離開。


幾天後。
“廢棄垃圾場驚現兩具屍體,皆遭嚴重毀損,警方不排除合作犯案。 


---------------


其實標題也是亂想的,只是要跟之後的做區別

總不能每次更新,標題都要用“名字啥的根本沒想好”這樣吧😂


這一章本來想監禁的,卻發現我幹不下去....


話說這幾天在推特上面,看到一些太太寫的小短篇

愛情的溫度 朴正宇X自體發光 徐賢

....也是很不錯的cp感😂



[雙昱/泰哲]殺人者

就只是想簡單寫寫,結果不小心越碼越長

橫跨VOICE、處容2、鬼客、咖啡還有真人向

有原著劇情也有虛構的


OOC注意


-----


1-1


雜亂的廢棄垃圾場,有個人影抱著個大箱子有些急匆的走著,因為光線昏暗看不到臉。


“ㄊㄤˋ.....ㄊㄤˋ.....”不尋常的聲音響起,令原本急促的腳步慢了下來,警惕的看了看周圍,小心翼翼的往聲音傳來的地方走去。


越來越靠近聲音傳來了的地方,是這座廢棄垃圾場的焚化爐,也是他來這裡的目的地。


沒有在走過去,而是將自己隱蔽在一輛因事故報廢的車後,探頭、透過碎的亂七八糟的車窗玻璃探頭查看。


靠著微弱的光線,他看到一隻手舉起、落下,一個身著黑色雨衣的欣長人影,手中的物體,因光線而沒有看清。


動作就像是...在砸著什麼,因為視角的問題,看不太到。


但他直覺,這聲音、悶響,絕對不是在打鐵什麼的。


“吭...”為了看的清楚挪了一下位置,卻不小心踢到了露宿者留下的酒瓶。


酒瓶滾動發出清脆聲響,讓身著黑色雨衣的人停下動作,扭過頭查看。


“挨西...”得趕快離開。蹲下身低聲咒罵,後面的話沒有說出口,他得趕在黑衣人發現他的確切位置前離開,因為他不小心踢到的玻璃瓶所發出的那點聲音,已經讓黑衣人被發現還有人在這。


也因為這是一個兇殺現場....。


在剛剛那挪過去的一瞬間,他看到了,地面上的血跡斑斑、腳下嚴重損毀的屍體,以及造就這副景象的兇器–壺鈴?


怎麼會有人用壺鈴做兇器?


還有這麼沒有美感的殺人方式...。回想著剛剛看到的,熟稔且乾淨俐落的手法,偷窺者直覺這人貌似不是第一次。


察覺到有人偷窺,兇手看了一眼聲音的方向,緩步過去,手上的壺鈴還滴著血,他並不著急。


被發現什麼的是不可能的,有老鼠的話,把“他”滅了就沒有了。


看著越來越靠近的人影,跟那駭人的壺鈴,偷窺者越


發的沉著冷靜,從口袋裡抽出手術刀藏在抱著箱子的手上,等待著出手的時機。


“噠...噠....看到你了...”透過破裂的車窗兩人對視,兇手勾起嘴角,睜大的雙眼盯著這個顯然並不畏懼他的“老鼠”戲謔著。


眼神的交會並不長,兇手先打破了這段對峙,繞過廢棄的車頭、閃過丟來阻擋的沉重紙箱,一臉驚喜的看著藏在箱子後衝著他脖子來手術刀。


“呵、還是個醫生呢...”微微閃避了一下,肩頭被劃傷卻也順勢抓住了揮著手術刀的手,然後膝蓋一頂,把人扔在地上。


“嘔、嘔....”肚子受到重擊,被扔在地上、跟著的還有乾嘔跟肚子裡翻騰的胃酸,因疼痛擠出的生理淚水浸濕、模糊了雙眼。


模糊的視線只能看著前方沾滿血跡的高檔皮鞋,恨恨的想著:今天難道要栽在這裡了?


壺鈴下去。


他叫做李哲奎,一名獸醫,他對於美麗有一種近乎變態的追求。


“讓你囂張呢...”蹲下身,看著地上安靜下來的軀體嘲笑著。


他本來還想再玩一下的,但是太危險了,不管是手術刀,還是這個人。


“?”舉起手中的壺鈴,準備解決掉這個人時,眼角瞄到了剛剛砸過來的紙箱。


箱子倒在地上,因為撞擊打開,裡面散落一地的東西引起了兇手的注意。


那一地的東西是一塊塊的身體軀幹,而且乾淨沒有血漬,切面乾淨俐落、看的是一清二楚。


視線轉回到在地上,除了偶爾的抽蓄、還有著些微呼吸的這個人。


眼神裡除了笑就是有趣,他覺得這個人一定不簡單。


或許他們還是同類人。


“....讓我瞭解一下....”撇下一地的狼藉,將地上的人抱起。


走出廢棄垃圾場到一輛高級轎車邊,把人跟壺鈴一起丟在後備廂裡。


他叫毛泰九,成雲通運的代表,他有癮,如慾望深不見底、控制不止,他但樂在其中。


-續

“等等這是有求於人的態度嗎????”
“莫名其妙的被秀了一波狗糧,還被說是無業遊民???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--吉英內心

笑著笑著就哭了
在以為一切結束時的平靜小日子裡
花瓶和神父這狗糧撒的😂
我們姜警官莫名其妙的被閃了還被差了一刀
哈哈哈哈

第二張圖最後一格其實是花瓶講的,只是沒截好

至少最後結局是好的
希望你們可以這樣一直幸福下去❤

翻譯:感謝這段時間喜歡 客 the guest 的人們,多虧你們我們很幸福

下面有con戲劇社的官方回應 :
崔允!!非常感謝你 會永遠的愛你

結局是he真棒
剛在ig看到金材昱發的

好幸福,也好捨不得結束
但是繼續的話又捨不得他們再被虐
還是這樣就好了
他們已經很辛苦了😭

上面是自己翻得,可能翻得不太好((畢竟我是自學的也沒學的太好😂
為了這部劇,我時常在後悔我怎麼不學好,哈哈哈哈

說實話這禮拜鬼客就完結了
還真有點捨不得😂
但換個方面想想,還是完結好了
這樣就不會再虐我們花瓶跟司祭了

本來我只是抱著金材昱有演才來看的
後來後面越看越覺得腐
同人文什麼的一查才發現,原來不是只有我一個😂
他們兩真的配一臉,雖然因為劇的關係、虐文居多
但其實我站的是尹崔,身高什麼的絕對不是決定攻受的關鍵,結果站了一個冷cp糧都不夠吃哈哈哈哈

後來查一下花瓶還演了一個獸醫殺人魔
看著看著都笑了,不是我想吐槽
跟毛泰九比你根本不可怕啊,哈哈哈哈哈
然後看了幾個太太的腦洞
代表X獸醫 變態X變態真的是太帶感了
真希望太太的腦洞能寫出來😂

是說金東旭只有在鬼客裡才有可能反攻
咖啡王子、鬼客花絮跟殺人魔角色,他真的太可愛了,攻不起來😂

最後的最後
坐等完結
希望最終話能給一個完美的好結局
三人組都太累、太辛苦了🙏